句号

2014 年的夏天,我认识了 X。记忆里的那个夏天充满着川大林荫道路的味道,充满着荷尔蒙的汗味,充满着美好的、单纯的情感。但是在一起的时间有限,我们之间很快便又有了六个小时的距离。

2014 到 2015 年的冬季,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。哪怕仅仅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两人之间的地理距离让所有的争吵彻底升级。一段短暂的感情便以非常不愉快的方式告终,而我也拒绝了 X 之后所有想再次联系我的尝试,他所有的邮件几乎都再没有收到任何的答复。但我从来不是一个 “一刀两断” 的人。通过不同的渠道我知道 X 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过得很不好,但我当时却因为自己的 Ego 不愿意和他再一次联系,哪怕我知道他的生活由此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于是乎,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 8 年过去了。这期间我曾想过去联系他,却因为各种琐事终究没有做。一直到 2021 年的圣诞节。

那一天的早上,我在我的邮件存档中搜索一封重要的邮件,没想到当年 X 的邮件突然出现在了搜索结果中。“他现在还好吗?” 我不禁问我自己,“也许今天我应该去试着联系他了”。

昨天我在找一封邮件的时候,看到了 2016 年你和我之间的邮件,不禁感慨万千。一转眼 5-6 年已经过去,如果这个邮件地址还能联系到你,希望你一切都好,一切平安。

没想到在发出邮件两天之后,我收到了 X 的回复。于是,在 2022 年一月份的一个周二的晚上,距离我们上次见面差不多 8 年之后,我们在杜塞尔多夫的一家中餐馆终于又见了一面。我们叙旧、聊近况。我告诉他,当年在他需要我的时候,我选择了离开,这是一件让我这么多年来一想起来便会感到不安的事情。这一次见面,我希望能给这个非常不愉快的结局再画上一个句号,希望能得到原谅,希望能够在多年以后和解。

餐桌上,两个人都尝试压抑着情感。八年过去了,尘封的记忆突然之间又变得那么鲜活。2014 年的夏天,永远会是一个美好的夏天,只不过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你好,充满疫情的世界

上一次写博客已经是 2017 年之前的事情了,日常琐事太多,加上学业压力大,于是之前的博客和域名就荒废掉了。这一次重新开始,主要是不想完全荒废自己的中文,顺带着写一些日常的见闻。

2021 年底,德国彻底地跌入了新冠病毒疫情的第四波:每日超过 5 万人感染,偶尔甚至会是全球最高的日增长病例。疫苗阴谋论(“打疫苗是政府为了植入芯片,比尔盖茨是幕后黑手” 等)、病毒阴谋论(“病毒是政府制造出来的,为了压制人民群众的武器”)等各种各样让人惊讶的脑洞谬论层出不穷。戴口罩戴了两年以后,还是会有相当多的人把鼻子露在口罩外面。同时德国疫苗接种率不足,医院工作人员不够(工作压力大,薪水太低),外加重症监护室的床位也在告急…… 可能没有人会想到德国人会在抗疫的路上摔得这么惨,或者说没有人会想到,德国政府在吃了抗疫前三波的苦后,依然不肯从中吸取教训。

而我呢?医学学习还有不到一年就要结束了。最后的一年是实习年,于是我就在疫情高潮的时候开始了在医院的生活。虽然已经打了第三针的疫苗,虽然已经是天天戴着 FFP2/3 的口罩,虽然已经尽可能避免人员众多的场合,但还是会有隐隐的担心,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和新的变种发生接触。除此之外,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成为医生,踏上社会承担责任,不会再享受学生的无忧无虑的生活,在激动之余还是会有一些小小的顾虑。

每个人自求多福吧。